天福权威主论坛
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行业新闻 > 获得诺贝尔奖只是时间问题

获得诺贝尔奖只是时间问题

发布时间:2018-12-10 | 作者:admin | 点击:
  时间的计量方式有很多,从大一统到新纪元,一个时代落幕的同时,另一个时代也随之开启。被时代浪潮裹挟着向前的人们,虽然最终都会成为浪潮的一部分,但还是会有少数人群星闪耀般普照黑夜,成为观察一个时代的底色。
 
  2018年离开的人中,有人被视作大师,带走了一个时代;有人盖棺难定论,在狂士与小丑之间徘徊;有人身后留下一串扼腕叹息,成为当下众声喧嚣的注脚。
 
  那些热闹的、沉寂的,最终都会被历史消解掉,只是站在时间的关口,总不能免俗地想要问上一句:2018年就要过去了,你会怀念它吗?
 
  大师陨落
 
  2018年,引发最大规模怀念潮的就属金庸了。
 
  从1955年的《书剑恩仇录》,到1972年的《鹿鼎记》,再加一部短篇《越女剑》,金庸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写下15部武侠小说,形成了“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”的对联。
 
  2018年10月30日,金庸在香港养和医院逝世,享年94岁。金庸一走,江湖故事难再续,那个他一手搭建起来的武侠江湖,失去了最大庇护。
 
  纵观一生,“金庸”只是他的一部分,另一个重要角色是创办了《明报》的商人查良镛。左手办报纸,右手写小说;一脚文学,一脚商业,金庸和查良镛共同创造了两大江湖王国,而他本人也不断在侠与隐、出世与入世之间找平衡。
 
  2018年,四位动漫大师的离去也让人叹息。
 
  4月5日,日本动画大师高畑勋因罹患肺癌去世,享年82岁。“我还以为Paku-san(高畑勋爱称)能活到95岁。”在高畑勋的告别仪式上,宫崎骏老爷子数次哽咽,“那个Paku-san去世了,我觉得自己也剩不了多少时间了。”
 
  比起宫崎骏,高畑勋的名字多少让人有些陌生,但是提到《萤火虫之墓》、《岁月的童话》、《阿尔卑斯山少女海蒂》、《辉夜姬物语》等,总能把童年的记忆关联起来。
 
  作为吉卜力工作室创始人之一,高畑勋是自日本动画业黎明期开始,就支撑着动画界的巨匠。同样,也是因为高畑勋的伯乐眼光,在宫崎骏还默默无闻的时候,他就第一个发现了宫崎骏的才能。
 
  童年记忆里另一个被带走的是小丸子。8月27日晚,日本多家媒体发布:著名漫画家、《樱桃小丸子》系列原作者三浦美纪因为乳癌去世,享年53岁。
 
  1986年,三浦美纪以“樱桃子”的笔名开始创作漫画《樱桃小丸子》,1990漫画被改编成电视动画在日本富士电视台进行连播,2012年就已经突破了1000集。
 
  如果说金庸构建了一个华人的武侠江湖,那斯坦·李就创造了美国的宇宙世界。钢铁侠、蜘蛛侠、X战警、绿巨人······斯坦·李白手起家,凭借创作才华打造了一系列标志角色,也用自己的商业头脑振兴了漫威。然而在11月12日,斯坦·李在好莱坞一家医疗中心去世,享年95岁。
 
  11月离开的还有海绵宝宝之父、美国漫画家史蒂芬·海伦伯格,他因渐冻人症病发逝世,享年57岁。
 
  海绵宝宝的故事,海伦伯格讲了二十年,不仅以60种语言在全球播放,还斩获4项“艾美奖”。仅是海绵宝宝衍生的周边,就为尼克尔顿儿童频道创造了超过120亿美元的收入。
 
  自称“五百年来白话文第一”的李敖在今年3月去世,去世前的两个月,《李敖自传》出版,而他自己写的传记,已经有四部。这也正是李敖“狂”的地方,功过是非,最好是由自己来评说。
 
  为人特立独行,行文嬉笑怒骂。李敖身后,也留下争议,“狂士”和“小丑”难界定,最终都归到了“传奇”里。
 
  影视界今年不少名人告别了人间,其中就有《末代皇帝》的导演贝托鲁奇。11月26日,意大利知名导演伯纳多·贝托鲁奇因病去世,终年77岁。
 
  贝托鲁奇最被中国观众熟知的就是电影《末代皇帝》,1987年该片在意大利上映,曾摘得第60届奥斯卡最佳影片等九项大奖。这是第一部得到中国政府许可,在紫禁城内拍摄的故事片,也把西方表达与中国故事进行了完美结合。
 
  另一位名人李咏的离开太突然,妻子哈文在微博发布讣告:“在美国,经过17个月的抗癌治疗,2018年10月25日凌晨5点20分,永失我爱……”
 
  从《幸运52》到《非常6+1》,再到《咏乐汇》甚至是央视春晚,李咏以自己独特鲜明的形象风格,在一代人心里留下烙印。正如他在自传《咏远有李》中提到的:“欢迎大家光临我的告别仪式。今儿来送我,就别送花了,给我送话筒吧”。
 
  创业英雄告别
 
  最近,瑞典家具巨头宜家集团正准备展开公司史上最大规模的重组,以应对转型的压力。
 
  宜家迟到十年才拥抱互联网,被认为和创始人坎普拉德的谨慎有关。这位企业家出生于1926年,1943年成立宜家,今年1月离世,享年91岁。
 
  创立宜家75年来,坎普拉德一直都是宜家的当家CEO。早在2008年,宜家高管就提议做网上商城,但被老爷子拒绝,认为这样会减少店里的生意。
 
  但坎普拉德去世后,宜家加快了电商的步伐。尽管风格里不失谨慎保守,但坎普拉德留给世人的不仅是一家公司,还有一份生活美学和商业哲学。
 
  今年3月,法国著名时装设计师、纪梵希品牌创始人休伯特·德·纪梵希逝世,享年91岁。
 
  1952年,25岁的纪梵希就创立了自己的时装屋,开始逐步打造GIVENCHY王国。直到1995年,68岁的纪梵希在一次发布会后宣布正式退出时装界,当时媒体还称这是“一个优雅时代的结束”。
 
  这之后,Givenchy品牌开始走产业化路线,但也经历了不少动荡。从服装到化妆品,已经有66年历史的纪梵希品牌不知能否走向百年老店。
 
  不久前,互联网巨头微软曾重返全球市值第一,比起苹果和亚马逊,这家老牌公司错失了太多风口。
 
  而就在两个月前,微软联合创始人之一保罗·艾伦因非霍奇金氏淋巴瘤并发症去世,终年65岁。
 
  1975年,艾伦和比尔·盖茨共同创立了微软,此外,这位创始人还非常热衷商业体育,不仅在1988年成为NBA开拓者队的老板,之后又于1997年成为NFL海鹰队的老板。在今年的《福布斯》亿万富豪榜上,艾伦还曾上榜,位居第44位,个人资产超过200亿美元。
 
  除了这些大佬,今年中国的一位创业者离世也引发了关注。2018年1月,34岁的茅侃侃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 
  茅侃侃有过四次创业经历,移动医疗、出行领域、游戏行业,他都积极尝试过。但2015年成立的万家电竞,最终让他陷入困境。
 
  早在十余年前,茅侃侃就与李想、戴志康和高燃作为80后创业代表,登上过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的封面。但成名过早反而也给他的人生带来困扰,此后的茅侃侃,不断在创业面前经历失落和抉择。
 
  这些年,创业的光环造就了不少英雄,也让许多人在谷底经历痛苦,茅侃侃的离开引发反思,成功和失败究竟该如何定义?对于茅侃侃来说,他只是留下一句话:“我爱你不后悔,也尊重故事的结尾”。
 
  科学家回归宇宙
 
  在和抑郁症斗争之后,著名科学家、斯坦福大学物理系、电子工程系和应用物理系终身教授张首晟于12月1日去世,年仅55岁。
 
  作为国际公认的诺贝尔奖候选人,张首晟的导师杨振宁也曾对他充满信心:“对他来讲,获得诺贝尔奖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 
  在学术研究上,张首晟发现的“量子自旋霍尔效应”被《科学》杂志评为当年的“全球十大重要科学突破”之一。基于他对拓扑绝缘体和量子自旋霍尔效应的开创性研究,张首晟已包揽物理界所有重量级奖项。
 
  此外,他还在2013年创立丹华资本,资产规模已从初期的2000万美元扩展至当前的1亿美元。被投企业中,有一半已经进入了下一轮融资。然而因为张首晟走得太突然,传言四起,丹华资本目前还处于舆论漩涡中。
 
  2018年物理学界还失去了一位大家,3月14日,史蒂芬·霍金去世,享年76岁。
 
  从21岁就患上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,导致全身瘫痪,不能言语,手部只有三根手指可以活动,但这些并没有妨碍霍金探索科学。宇宙大爆炸和黑洞理论成就了他,让霍金被认为是爱因斯坦之后最伟大的物理学家。
 
  回看2018年,太多人离开了这个世界,他们各自创造了属于自己的英雄时代,却也在离去时带走了一代人的记忆。  据今日俄罗斯通讯社近日报道,俄医疗企业Invitro称,俄罗斯宇航员利用国际空间站上的3D生物打印机,设法在零重力下打印出了实验鼠的甲状腺。该公司表示,未来甚至有望打印出人体器官,以促进医学研究的发展。
 
  这台名为Organaut的突破性3D打印装置是于3日被执行“58号远征”(Expedition 58)任务的“联盟MS-11”飞船送往国际空间站的。打印机由Invitro的子公司“3D生物打印解决方案”(3D Bioprinting Solutions)公司建造。Invitro随后收到了从国际空间站传回的一组照片,通过这些照片可以看到老鼠甲状腺是如何被打印出来的。
 
  据介绍,空间站上的俄罗斯宇航员科诺年科于莫斯科时间4日17时(北京时间4日22时)开始了人类历史上首次在太空中打印生物器官的工作。相关实验结果将于12月晚些时候返回地球,并于2019年2月公布。俄罗斯也成为世界上首个在太空打印出生物器官的国家。
 
  Invitro公司表示,在零重力环境下,打印出来的器官和组织比在地球上成熟得更快,效率也更高,最新研究可能为在国际空间站上打印出人体器官铺平道路。
 
  当被问及人体器官是否很快将在国际空间站上进行3D打印时,Invitro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·奥斯特罗夫斯基说:“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,唯一的问题是费用。目前我们正致力于新型生物打印。”